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28|回复: 1

绳艺故事_警花伏法记2

[复制链接]

13

主题

20

帖子

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18-12-2 13:2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被押到审讯室里,管教费了半天劲才除掉我身上的绳索。他让我活动了一会,重新打通血脉,这才问:“你也是警察?”我点点头,他却摇摇头。 他取出了戒具:一副沉重的脚镣再加一副狼牙手铐。看着它们,畏惧从心里爬了上来。我虽然当了几年特警,但本质上还是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怎么能经受得了这样的戒具? : “报告……能用轻一点的脚镣吗?”我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心想任何一个男人看到我这样子都会动恻隐之心的。可是不管用,年轻漂亮的女犯人他见的多了,我想她们比我更会玩这一套。

    “坐在地上。”他冷漠威严地命令道。照理说,眼下手脚自由的我,凭着一身武功对付他一人不会吃亏。可法律的威严让我不寒而栗,只好乖乖地坐在寒气森森的地上,两只小腿顺从地分开。他把脚镣放在我的两只脚中间,铁链粗重得让人害怕,它的两端连着两个坚固粗大的圆形铁环,是用来锁脚踝的,那铁环碰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响声。我心里怕极了,因为我一眼就能看出这副脚镣的重量至少在20斤以上。以前我只偶尔见到过一些男犯人戴过这么重的脚镣,还从来没见过给女孩戴这种重镣的。我本想申辩,可还没开口,他就开始给我上脚镣了。我立刻明白,这种时候说什么也没用。他一只手抓住我的一只脚踝,抬起一点,另一只手拿起一个铁镣环,把脚镣给我戴上,锁紧,然后又给我的另一只脚也戴上脚镣。我有1米7的个头,脚自然也不会很小,可那镣环戴在脚踝上却松紧适宜:不是很紧,但要想把脚脱出来也显然不可能。

    我站起来,这才发现脚镣是如此的冰冷和沉重。我试着抬抬脚,几乎用尽了力气才能把脚抬起来,向前迈出一小步。刚被戴上脚镣,而且又穿着高跟凉鞋,我走得很别扭。往往身体已经开始往前移动,可是双脚却仅仅离开地面一点点。试了几次,人已累得气喘吁吁。他们为什么会给我上这么重的脚镣?想了想,我明白了:因为我曾经是特警,有武功,身材也比普通女孩高大。管教说:“在那儿坐一会吧”。 “谢谢。”我礼貌地点点头,拖着沉重的脚镣,好不容易才坐到了离我不远的一张椅子上。我双膝并拢,左脚在前,右脚侧着收回到左脚的后面,身体也保持平直,优雅地坐着,扮出一副矜持的淑女相。

    可矜持只保持了一小会儿,脚镣就使我难受以极。我弯下腰,想把脚上的镣子弄得舒服一点。我仔细看了看脚上的刑具,那是一条由十几个粗壮而短小的铁环套成的黑色铁链,连在两个约有3公分宽的厚实镣环上,镣环圆且精致,但内侧似乎不是很圆滑,让人感到坚硬而又冰冷。它戴在我白晰而精致的脚踝上,显得那么刺眼,那么无情。管教说:“戴习惯就好了”。是啊,以后就是它陪伴我了,我想。 他拿来了饭和水,我这才觉得饿了。他把米饭和矿泉水放在我身边的桌子上,略带关切地说:“快点吃吧。无论如何身体不能垮。那样的话,你以后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我有些哽咽着一边吃饭一边想他的话,除了感激他以外,剩下的便是不断地嘱咐自己,要努力地活过去,争取搞清自己的案情。想到一吃完饭,他会立刻给我戴上手铐,吃饭速度怎么也快不起来。脑子有太多复杂纷乱的念头在飞快掠过,甚至有好几次把饭都送到了嘴边,却即刻就忘记吃了。!这位有些慈父情怀的管教,一点没有厌烦,很耐心地等着。终于待我吃下了最后一口饭,他问我需要去厕所么?我摇了摇头。他果然拿起了手铐,打量了我一下,说:“家里人还不知道吧,赶快让他们给你送双鞋来,穿跟这么高的鞋,再戴脚镣,你的脚会受不了的。”

     “谢谢管教。”我又有点感动。可这个建议治标不治本,戴着这么沉重的脚镣,即使光着脚,久了也会受不了的。
     “你蹲到那边去”。他说着,指了指墙边的暖气管。
    我已经比刚才有经验了,开始逐渐理解戴着沉重的脚镣走路的诀窍是:只要把脚稍稍抬离地面,然后往前迈一小步就可以了。于是便站了起来,尽量迈着小而低的步子。 一蹲到暖气管旁,脚又开始痛了。想起管教的话,便顾不得好不好看,怯生生地请求说:“报告……我能不能把鞋脱了”。 他说:“当然可以。我又不是法西斯,没那么不人道。”我如获大赦般地坐在地上,解开双重拉带的金属扣,脱下高跟白凉鞋,仅穿着丝袜蹲在地上。管教轻轻地把我的双手铐在暖气管上,便离开了。临走前,还特意把我的鞋整齐地摆在一旁。

    他一离开,我便坐在地上,双腿的血液一下顺畅了好多。看着脚踝上的两只又宽又厚的黑铁环,以及它们中间那段沉重得让人难以忍受的铁链,我就觉得自己就象一只小鸡,被人嘲弄着捉住两只脚,“喳喳”地叫着。看着这沉甸甸的脚镣粗鲁地禁锢着我的双脚;一想到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已无论走到哪儿都要时刻戴着它,谁都能看见它,我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羞辱和难过。这副脚镣从颜色上看分明是没用过的新镣。从重量来看,应当是男犯人的专用品,而不该戴在女孩子的秀足上。可是,它的镣环却又不太大,每个链节粗而不陋,分明更适合女孩使用。难道它是专门为我订做的?!想到这儿,我心里又难过又气愤。许丽可真狠心呀!这肯定是她故意让人做的女式重镣,好让我吃尽苦头,在别人面前丢尽颜面。但许丽只是名普通的外勤特警,她哪来这么大的权力,我百思不得其解。

    审讯室里一下安静下来,我居然听到了隔壁房间里传来的播放电视声。悠扬的音乐声中,播音员一个接一个地报着各城市的天气预报。我知道这是晚上七点半新闻联播后的天气预报。我是在下午三点半被捕的,到现在才刚刚过了四个小时。天那,这四小时就象四十天! 双手抱着暖气管,我居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推醒了我,睁眼一看还是那个管教,但后面还跟着一个女管教。他打开我的手铐,把我移交给了女管教。女管教自我介绍道:“我姓刘,你就叫我刘队好了。在这里的生活上有什么事,可以随时跟我说。” /

    我说:“是”。  
      她接着说:“现在押你去牢房。” 4
      我点点头,刘队立刻变魔术般拿出一副手铐。这铐子实际上就是一个“O”型的卡子,大约有一公分宽,表面经过电镀非常亮,好象一只手镯。我不觉大惊失色,这种女犯专用的O形铐戴起来很痛苦。以前我给抓来的杀人女犯戴这种铐子时,她们全都像小鸡被杀前那样又踢又蹬,有时两个男同事上来帮忙都还按不住。作为懂规矩的同行,我不会反抗,相反还努力配合她的工作。即使这样,我们两人还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我的两只比普通女孩大半圈的手腕套了进去。紧接着,她把一枚很长的螺丝从我双手之间很小的空隙里穿过去了,然后将一把小锁穿过螺丝末端的一个小孔锁了起来。 一般手铐中间有一段链子,尽管很短,但毕竟双手能有点自由。可是戴上这种手铐,双手便像长在一起一样,连一点活动余地都没有,难受程度绝非语言可以形容。

    刘队看我光着脚,薄薄的丝袜已经有些脏了,便说:“还是把鞋穿上吧,外面的地很硌”。“嗯”,我说着,弯腰去拿鞋子。不料由于戴着手铐脚镣,行动很不方便,穿了几次穿不上去。刘队叹了口气说:“我给你穿吧。”说着,她蹲下身,给我穿上高跟凉鞋,并扣好脚踝上的两条环拉带。

    我忍着手腕和脚踝的疼痛,艰难地挪动着双脚,拖着那副死沉死沉的脚镣,跟着刘队走出了房门。粗重的铁链发出叮当叮当的巨响。我真怕人听见了,羞得满脸通红。更让我难堪的是,要到牢房,必须走过一片空旷的操场,那是看守所干警们平时训练的地方。只要四周有人,就能很清楚地看到我戴着镣铐的样子。因为工作关系,看守所我是常来常往的,也有些熟人,要让他们碰见了如何是好。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每走一小步,脚镣的铁链拖曳声和着高跟凉鞋鞋跟敲击地面声,回荡在空旷的操场上,一阵从未有过的羞辱和辛酸涌上心头,我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我能感觉得到四周有好些人都停了下来看着我。

    我淌着泪低头向前走着。真想快快地走过这段让我无地自容的路,可脚镣太重了,再加上又穿着高跟凉鞋,每向前走十几米,就必须要停下稍歇,才有体力再往前走。我想文学作品里的炼狱一定就是这个样子。 终于走到了牢房门前,刘队打开厚厚的铁皮门,看了看我。我以为她会取下我的手铐,但是她没有这样做,只是摇摇头,示意让我进去。我只好顺从地拖着重镣往里走,可双脚跨进了门,却忘了镣子上的长长铁链还在门外。铁环绊在了门槛上,我一下子摔倒在地上,被紧铐着的手腕立刻就像要勒断了一样,让我痛彻心肺。眼泪顿时汹涌而出,汩汩在流淌在披散着短发的脸上。刘队警惕地注视了一下四周,当看见牢房墙角上的摄像头时,便脸色一寒,走过来拾起还在门外的那段粗铁链,重重扔进了牢门。还好,她的方向感不错,铁链准确地落在我双脚后方,没有砸到我。随后是嘭的一声牢门合拢,接着就听见“哗啦哗啦”的上锁声音。

    我定了定神,抬头看去,这是间小小的是单人牢房,房顶上有一个不大的天窗,透入的微弱光线不足以照亮室内。没有床,只有一些像稻草一样的东西铺在地上,看来我只能睡在地上了。我用紧铐的双手撑着地,慢慢地爬起身来,拖着重镣一步一步地挪到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倚着墙我活动了一下刚才被铐子勒疼的手腕,理了理齐耳短发。随后,双手并用揉着被镣环磨痛的脚腕。那镣环很结实,要想打开根本不可能。我伸直双腿,好让两脚放松一下。精美的白色高跟凉鞋同那粗野的黑色铁镣形成了外观与色彩的双重强烈反差。做梦也想不到,它们会一起穿戴在我身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4

帖子

1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
发表于 2018-12-7 20: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看的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请各位会员互相监督,发现违规信息及时举报到专用贴。|69绳艺网  

GMT+8, 2019-1-17 06:13 , Processed in 0.06177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