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05|回复: 0

绳艺故事_警花伏法记3

[复制链接]

13

主题

20

帖子

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18-12-2 13: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脚镣和手铐终日陪伴着我,一刻也没有打开过。我很想换一双平底的鞋子,可是一连好些天,父母那边毫无音讯,仿佛从来就没有我这个女儿一样。我只好仍旧穿着那双高跟凉鞋,忍受着它对我的折磨。我变得很怕走动,只要没事,就安静地坐在地上,努力将戴脚镣的痛苦降低到最低限度。然而那副手铐给我带来的苦难却无法靠我自身力量减轻,一个整铁环加中间一根结实的螺杆,让两手分别活动的余地几乎为零。吃饭不方便,写字不方便,洗脸不方便,解手时脱下内裤更是困难。幸好爱美的我,被捕那天正好穿了条警裙,要是穿着警裤的话,脱下穿上就更难了。

    我好想让管教给我换一副带链子的手铐,最好是那种长铁链的,就象电影里的韩英、柯湘等女英烈戴的那种有长长的铁链的手铐,那怕粗重一些也行。那样的话,我的双手就自由多了。有一天我向刘队提了这个要求,她沉默良久,为难地摇摇头。随后她告诉我,给我戴这种铐子是上面的意思,她没有权力给我换。当时我委曲极了,心里一阵难过,不由地哭了起来。哭过之后,我在猜上面指的是什么人,是许丽吗?她应该还不够格。

    入狱后的最初时段被频繁密集的提审所占满。提审我的一般都是许丽,毫无疑问,我的案子由她专门负责了。在被带出看守所,来到那“梦”中枪击明的街道以后,我承认了月黑风高夜持枪打明的事实。但我辩解那一定是当时神智不清,因为我在现实深爱着明,只是那个“梦”告诉我他有外遇。许丽当然不会相信我的辩解,她送我去做了精神鉴定,结果一切正常,于是我杀人罪名成立。

    我知道,一位前途光明的干练男特警,被他青春美丽的同事兼女友开枪打死的新闻,必定是Z市晚饭后极其吸引人的话题。市民们会讨论那位漂亮的女警为何要痛下杀手,五花八门的猜测将不胫而走。可我敢保证,没有一个猜测是正确答案,因为即使是我也不知答案。现实中的明对爱情异常忠诚,可“梦”的他为什么成为薄情郎君。更为奇怪的是,明死了遗体去了何处,难道自然蒸发?

     听我如此解释,许丽嘲讽地笑了。她说我是贼喊捉贼,一定是我把明的尸体埋了甚至肢解丢弃了,要我交出埋尸地点。可那夜的“梦”在枪声响起以后就嘎然而止,就算真是我处理了明的遗体,也不可能再想起来。再说,我还怀疑明并没有死,很可能正被人救到某个安静的地方养着伤。无论如何,明遗体的消失,是我生命的最后防线。

    许丽当然不会放过我,她说我装疯卖傻,决定对我实行专政。审讯室里,反手戴上O形铐的我,在高瓦数的白炽灯照射下,苦熬了两天两夜。我很想如电影里的女英烈那样坚贞不屈,可经过了“飞机悬吊”、“苏秦背剑”、“头重脚轻”众多难熬却不见血的体罚,我终于顶不住了。听许丽说后面还有许多狠毒招数等着我,我想还不如一死解脱,便胡乱讲了个郊外的地址。结果毫无悬念,自然是许丽带着我白跑一趟。这样一来,后面的狠毒招数还是一个都没躲开。苦到极处时的我不禁在心里呼唤明的在天亡灵,你如果生前没有对我变心,就赶快托梦告诉我埋尸何处,也好让我早来与你团聚。但明的冤魂始终没有出现,大概他对我也已恨极了,巴不得我多受些折磨再死。

    终于在连续扑空之后,许丽发话了,找不到尸体也没关系,仅凭枪击现场遗留的明的血迹和我配枪发射出的子弹,再加上我亲口供述,就足以给我定罪量刑了。 这以后提审几乎没有了,有的只是每天定时的吃饭、如厕、洗浴、放风。时光就这样简单而机械地重复着,只有脚镣和手铐日夜陪伴着我。摆脱了严刑折磨,我想起从前的美好时光,不禁心生一种对活着的留恋。有时晚上做梦,还梦见和明在一起。

    有几次做梦时,我情不自禁地用戴铐的手去抚摸那里,尽管那种时候我一般都会醒来,可是我无法抑制那种感情的冲动,于是就只好**。其实,我在上中学时代就时常**,因为我喜欢那种快感。只不过戴着手铐脚镣**,感觉和以前不太一样。两只手被紧紧地铐在一起,手铐的铁环不时地碰着我的大腿内侧,冰凉冰凉的,让我感觉刺激。脚镣的粗链连在脚踝上,只要双脚一动,就会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更让我动情。每次**,我都在内心里想象着自已是在被明爱抚,因戴着镣铐无法反应,只好任他摆弄。每次完事之后,我内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新奇感。经过几次这样**以后,我体验到了一种以前不曾有过的强烈快感。以至于后来对脚镣和手铐产生了一种特殊依恋。每当我的眼睛看到它们,耳朵听到脚下镣链的哗啦声,就不由地有种难以抑制的情欲,下身立刻湿润无比。无法控制的新奇快感,让我几乎天天都要**,牢房的枯燥生活为此变得丰富多彩。虽然我知道已经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但**却成了我生命最后阶段千金难求的快乐。

    频繁的**终于严重消耗了体力,我常常感到浑身无力,走路时脚镣显得更加沉重,有时两腿软得连路都走不动。刘队以为我是吓着了,给我一条尼龙绳拴在脚镣镣链上,让我走路的时候用手提着。她还给我打来味美营养的饭菜,劝我多吃一点。可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关心我。后来,听说我将作为典型而被公判,我才知道刘队所作所为,完全是上面授意的,他们不想让好不容易树起的反面典型,在公众面前瘫软如泥。我又一次嚎啕大哭,实在无法想象自已这个样子怎样去面对那么多人,那里也许有我的家人、朋友和熟人。他们看到我这个样子会怎么想呢?我觉得还不如现在就死为好。可是我这个样子,重铐重镣,24小时全程摄像监视,只好听任别人摆布了。连想死都不让好死,做人如此真是太悲哀了。 6

     据说是不能泄露警界内部机密,判决公开,但审理就在第二看守所里秘密进行。小小的审判厅里只能坐下二三十位旁听者,我偷眼望去,希望看见自己父母,但我失望了。更叫我沮丧的是,明的父母就坐在旁听席的第一排,他们的大声诅咒让我痛不欲生。我好想对他们说,我也是被命运捉弄的受害者,可张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有律师的辩护使我稍感宽慰,他认为虽然我下手枪击是实,但只要明的尸体一天不见天日,我杀人已遂的罪名就一天不能成立。我满怀感激地向律师点点头,心里生出一丝淡薄的希望。 !

     公判的日子终于到了。前一晚上我彻夜未眠,我害怕这一天到来打破我仅存的希望,更害怕在光天化日之下丢人现眼。早饭没吃几口,我就呆呆地坐在地上,仿佛等待着末日审判。等了很久,终于等来了提我的法警,而许丽也跟来了。刘队打开牢门,叫我出去,准备把我移交给他们。我不安地站了起来,蹚着脚下重镣走向牢门。边走边想着,也许法警们会换掉我的重镣和紧铐,给我戴上一副轻点的脚镣和松一点的手铐?更人道一点,可能还会让我换上一双平底鞋?这样就可以避免穿高跟凉鞋戴重镣的少女之羞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请各位会员互相监督,发现违规信息及时举报到专用贴。|69绳艺网  

GMT+8, 2019-1-17 06:03 , Processed in 0.13927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